芒格主义

转自微博The_Mechanic前辈的日志(http://blog.sina.com.cn/s/blog_687297e90101nwk4.html

1,大部分人都太浮躁、担心得太多。成功需要非常平静耐心,但是机会来临的时候也要足够进取

2,根据股票的波动性来判断风险是很傻的。我们认为只有两种风险:一,血本无归;二,回报不足。有些很好的生意也是波动性很大的,比如See’s糖果通常一年有两个季度都是亏钱的。反倒是有些烂透了的公司生意业绩很稳定。

3,所谓的“息税折摊前利润”就是狗屎。

4,巴菲特有时会提到“折现现金流”,但是我从来没见过他算这个。(巴菲特答曰“没错,如果还要算才能得出的价值那就太不足恃了”)

5,如果你买了一个价值低估的股票,你就要等到价格达到你算出来的内在价值时卖掉,这是很难算的。但是如果你买了一个伟大的公司,你就坐那儿待着就行了。

6,我们买过一个纺织厂(伯克希尔哈撒韦)和一个加州的存贷行(Wesco),这俩后来都带来了灾难。但是我们买的时候,价格都比清算价值打折还低。

7,互联网对于社会是极为美好的,但是对于资本家来说纯属祸害。互联网能提高效率,但是有很多东西都是提高效率却降低利润的。互联网会让美国的企业少赚钱而不是多赚钱

8,市面上对每个投资专家的评价都是高于平均的,不管有多少证据证明其实根本不是那回事儿。

9,同第5条。如果你买了一个伟大的公司,你就坐那儿待着就行了。

10,巴菲特每个礼拜有70个小时花在思考投资上。

11,人们算得太多、想得太少。

12,无论何时,如果你觉得有东西在摧毁你的生活,那个东西就是你自己。老觉得自己是受害者的想法是最削弱自己的利器。

13,税法决定了,还是买个伟大公司傻等它飞起来最划算。

14,如果你买的股票每年复利回报15%,持续30年,而你最后一次性卖掉的时候交35%的税,那你的年回报还有13.3%。反之,对于同一支股票,如果你每年都卖一次交一次税,那你的年回报就只有9.75%。这个3.5%的差距放大到30年是让人大开眼界的(小编注:30年后前者回报42.35倍,后者只有16.3倍,相差26.05倍)

15,最重要的,是要把股票看作对于企业的一小片所有权,以企业的竞争优势来判断内在的价值。要寻找未来折现的现金利润比你支付的股价高的机会。这是很基础的,你得明白概率,只有当你赢的概率更大的时候才去下赌注。

16,人们破产的常见原因是不能控制心理上的纠结。你花了这么多心血、这么多金钱,花的越多,就越容易这么想:“估计快成了,再多花一点儿,就能成了……” 人们就是这么破产的—-因为他们不肯停下来想想:“之前投入的就算没了呗,我承受得起,我还可以重新振作。我不需要为这件事情沉迷不误,这可能会毁了我的。”

17,说到我这辈子在生意中见过的错误,过度追求避税是一个常见的让人做傻事儿的原因。我看到有人为了避税干很大的错事。巴菲特和我虽然不是挖石油的,但是我们该交的税都交,我们现在也过得挺好的。要是有人向你兜售避税套餐,别买。

18,我认为我们(美国)正处于或者接近我们文明的顶点……如果50或者100年后,我们(美国)只比得上亚洲某国家的的三分之一,我一点儿也不会觉得奇怪。如果要赌,这世界上将来干得最棒的应该是亚洲。

19,某些程度上,股票就像是伦勃朗的画。它们的价格基于过去成交的价格。债券要理性得多。没有人会认为债券的价格会高到天上去。想象一下如果美国的所有退休基金都去买伦勃朗的油画,它们都会升值并且引来一帮追随者。

20,有人认为阿根廷和日本发生的事情在咱们这里(美国)绝对不会发生,这种想法是很疯狂的。

21,比起机构投资者,房产投资信托(REIT)更适合个人投资者。巴菲特还留着一些烟头性格(意指其早期偏重格雷厄姆式的投资价值低估企业的风格),这让他愿意在人们不喜欢房产投资信托并且市价跌出八折以内的时候,用自己的私房钱买点儿REIT。这种行为能让他回忆起当年捡烟头的快乐,所以他自己有点儿闲钱鼓捣这事儿也挺好的。

22,聪明人也不免遭受过度自信带来的灾难。他们认为自己有更强的能力和更好的方法,所以往往他们就在更艰难的道路上疲于奔命。

23,“庄家优势”是个在现代理财学里很有意思的概念。那些机构的基金经理看上去很像是赌场里的总管,只是规模更大。

24,三人行必有我师,要成为领导者之前必须先做跟随者。

25,我们总是在学习、修正、甚至颠覆各种主意。在恰当时机下快速颠覆你的想法是一项很重要的品质。你要强迫自己去考虑对立的观点。如果你不能比你的对手更好地说服对方,那说明你的理解还不够。

26,我以前那个年代,汉堡包5美分一个、最低时薪是40美分,所以我算是见证了巨大的通胀了。但它摧毁了投资环境吗?我不这么认为。

27,大部分生活和事业上的成功来自于有意避免了一些东西:早死、错误的婚姻、等等。

28,有两种错误:一,什么都不做(看到了机会却束之高阁),巴菲特说这个叫做“吮指之错”;二,本来该一堆一堆地买的东西,我们却只买了一眼药水瓶的量。

29,经常对照一下清单可以避免错误。你们应该掌握这些基础的智慧。对照清单之前还要过一遍心理清单(意指平常心),这个方法是无可替代的。

30,打官司是出了名的费时、费力、低效、以及难料结果。

31,连续40年每年回报20%的投资只存在于梦想之国。现实世界中,你得寻找机会,然后和其他机会对比,最后只找最吸引人的机会投资进去。这就是你的机会成本,这是你大一经济课上就学到的。游戏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所以所谓的“现代投资组合”理论非常愚蠢。

32,最好是从别人的悲惨经历中学到深刻教训,而不是自己的。我们有些成功是早就预言的,有些是意外获得的。

33,一般认为,最好的情形就是你坐在办公室里,然后美好的投资机会一个接一个地被送到你的面前 —- 直到几年之前,风投界的人们就是这样享受的。但是我们完全不是这样 —- 我们就跟要饭的似的到处寻找好公司来买。20年来,我们每年最多投资一到两个公司……说我们已经挖地三尺了都不夸张。(好机会)是没有专业推销员的。如果你坐在那里等待好机会来临,那你的座儿很危险。

34,我们最大的错误是该做的没做、该买的没买。

35,你只有学会怎么学习你才会进步。

36,我们长期努力保持不做傻事,所以我们的收获比那些努力做聪明事的人要多得多。

37,BRK的过去业绩简直辉煌得离谱。如果我们也用杠杆,哪怕比默多克用的少一半,也会比现在的规模大五倍。

38,买可口可乐股票的时候我们花了几个月才攒了10亿美元的股票 — 是可口可乐总市值的7%。要攒成主要股东是很难的。

39,所有的大资本最终都会发现很难扩大,于是去寻找一些回报率更低的途径。

40,如果今天你的资本较少并且年轻,你的机会比我们那时候要少。我们年轻的时候刚走出大萧条,资本主义那时候是一个贬义词,在20年代对资本主义的批判更是肆虐。那时候流行一个笑话:有个人说“我买股票是为老了的时候考虑,没想到六个月就用上了!我现在已经觉得自己是老人了。”你们的环境更加艰难,但并不意味着你们做不好 — 只是要多花些时间。但是去他娘的,你们还可能活的更长呢。

41,关于所谓“婴儿潮(美国5、60年代出生)”的人口学现象,其影响相对经济增长的影响来说小很多。过去的一个世纪,美国的GNP(国民生产总值)增长了7倍。这不是婴儿潮导致的,而是由美国资本主义的成功和技术的发展带来的。这两样东西的影响太利好,婴儿潮问题相比之下就是一个小波动。只要美国的GNP每年增长3%,就能保持社会和平。如果美国的发展停滞了,我敢保证,你们将会见证真切的代沟,不同代的人之间关系会很紧张。婴儿潮是这种紧张的催化剂,但是根本原因还是经济不增长。

42,实际上,每个人都会把可以量化的东西看得过重,因为他们想“发扬”自己在学校里面学的统计技巧,于是忽略了那些虽然无法量化但是更加重要的东西。我一生都致力于避免这种错误,我觉得我这么干挺不错的。

43,你应该对各种学科的各种思维都有所理解,并且经常使用它们 — 它们的全部,而不是某几个。大部分人都熟练于使用某一个单一的模型,比如经济学模型,去解决所有的问题。应了一句老话:“拿锤子的木匠,看书上的字儿就觉着像钉子。” 这是一种很白痴的做事方法。

44,对于我而言,把股票分成“价值股”和“成长股”就是瞎搞。这种分法可以让基金经理们借以夸夸其谈、也可以让分析师们给自己贴个标签,但是在我眼中,所有靠谱的投资都是价值投资。

45,我这一辈子认识的所有智者,没有不爱看书的。我和巴菲特看书之多都能吓着你。我的孩子取笑我说我就是一本伸出两条腿的书。

46,我们都爱大量阅读,聪明人都这样,但这还不够,你还应该有一种批判接受、合理应用的态度。大部分人看书都没有抓到正确的重点,看完了又不会学以致用。

47,我们经常从那些上进的孩子们那儿听到这些问题。这是个很“聪明”的问题,你对着一个有钱老头问:“我怎么才能成为你呢?怎么才能迅速地成为你呢?”

48,我们如果要再开一家See’s糖果几乎不用花费任何资本。我们的资本太多了都快淹死我们了,所以几乎是零成本。对于有些极度缺钱的煎饼店,增设特许经营店简直是疯狂的事情。我们喜欢搞直营店以便更好地控制服务品质。

49,做空行为是很危险的。

50,坐在空头位置,又看到股价遇到利好大涨,这是一件特别让人气愤的事情。人生苦短,遭受这种气愤太不值当了。

51,世界上最郁闷的事情之一,就是你费尽力气发现了一个骗局(并且做空这个公司),但是眼睁睁地看着股价继续疯涨三倍,而且这些骗子们拿着你的钱弹冠相庆,而且你还要收到证券行的保证金追加通知。像这种郁闷的事情你哪能去碰呢?

52,上市的代价已经变得非常高了。一个小公司谋求上市是没有什么道理的。很多小公司正在走私有化的路子以此摆脱上市公司的繁冗负担。

53,公开叫价的竞价方式就是设计来让人的脑子变成一锅粥的:由于别人也在叫价,你觉得(你的竞价)得到了社会认同,你会有一种回馈倾向,会陷入一种“被剥夺超级反应综合症”,觉得(必须想方设法阻止)你的“心头好”离你而去……总之我的意思就是这种方式就是设计来操纵人的心理的,让人们去做白痴的事情。

54,暗标竞价的问题在于标的物常常被那些犯了技术错误的一方赢得,比如壳牌石油支付给贝利奇石油的价格是(另一方的)两倍。在公开叫价的竞标中,你就不可能比输掉的那一方多付一倍的价钱。

55,我们偏爱把大量的金钱投放到那些不需要我们再做什么其他决策的地方。

56,能理解投资的真髓也能让你成为一个好的企业管理者,反之亦然。

57,有件事情很有意思:你可能拥有一家价值100亿美元的公司,而这家公司可能连1亿美元都借不到。但是,由于公司是上市公司,公司的大股东凭着手里的小纸片(股票)做担保却能借到好几十亿美元。但是如果公司不是上市的,它可能连那些大股东能借到的20分之一的钱都借不到。

58,我经常见到一些并不聪明的人成功,他们甚至也并不十分勤奋。但是他们都是一些热爱学习的“学习机器”;他们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都比那天早上起床的时候稍微多了那么一点点智慧。伙计,如果你前面有很长的路要走的话,这可是大有裨益的啊。

59,不管是对于私有企业的企业主还是上市公司的股东,进行买卖时参考的标准应该是企业内在价值而不是过往成交的纪录,这是最基本的价值概念,而且我认为永远也不会过时。

60,巴菲特和我不是因为成功预测了宏观经济并且依此下注才获得今天的成功的。

61,提问者来自新加坡,新加坡可能是世界历史上成绩最辉煌的发展中经济,所以这位提问者才会把15%的增长率称作“保守”。但其实这不是“保守”,这是很狂妄的。只有新加坡来的人才敢把15%称作“保守”。

62,我不会花太多时间追悔过去,一旦吸取了教训,我就不会再陷在里面了。

63,如果你从我们的投资决策里剔除掉最好的那15个,我们的表现就显得非常平庸了。(游戏的重点)不是非常多的动作而是非常大的耐心。你要坚守你的原则,当机会出现的时候,就大力出击。

64,我们会把一些决策议题扔进名字叫做“太难了”的档案柜,然后去看其他的议题。

65,如果想提高你的认知能力,忘记过去犯过的错误是坚决不行的。

66,30年代的时候,靠房产抵押得到的贷款可以比房子的售价更多。这大概就是现在私募股权领域的情形。

67,模仿一大堆人意味着接近他们的平均水平。

68,生命中的很多机遇都只会持续一小段时间,它们持续是因为(别人)暂时不便(攫取它)……对于我们每个人,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所以你最好随时预备好行动并且有足够的思想准备。

69,有巨额佣金的地方常常就有骗局。

70,承认自己不懂某样东西意味着智慧的曙光即将来临。

71,即使你不喜欢现实,也要承认现实。 其实越是你不喜欢,你越应该承认现实。

72,我们努力做到通过牢记常识而不是通过知晓尖端知识赚钱。

73,长期而言,一个公司股票的盈利很难比这个公司的盈利多。如果公司每年赚6%持续40年,你最后的年化回报也就是6%左右,即使你买的时候股票有很大的折扣。但反过来如果公司每年资产收益率达18%并且持续二三十年,即使你买的时候看起来很贵,他还是会给你带来惊喜。

74,就像工人必须了解自己工具的局限性,用脑子吃饭的人也要知道自己脑子的局限性。

75,许多市场最终会形成两到三个大竞争者 —- 或者五到六个。其中有些市场里压根儿没有人能赚到什么钱。有些市场里每个竞争者都做得不错。多年以来,我们一直在研究,为什么有些市场里竞争比较理性,股东们获得的回报都不错,而有些市场里的竞争则让股东血本无归。

我们举航空公司的例子来说吧,咱们现在坐在这里,可以想到航空公司们为世界作出的各种贡献 — 安全的旅行、更好的体验、能够随时飞向你的爱人,等等。但是,这个行业自从莱特兄弟的时代以来,给股东们回报的利润是负的,而且是一个巨大的负数。这个市场里的竞争是如此激烈,以至于一旦放开监管,航空公司们就开始(大降价)来损害股东们的权益。然而,在另外一些行业里,比如麦片行业,几乎所有的竞争者都混得挺舒服。如果你是一家中型的麦片生产商,你大概能有15%的资产回报率。如果你的本事特别好,甚至能达到40%。但是为什么麦片这么挣钱呢?在我看来他们整天搞各种疯狂的营销、推广、优惠券来激烈竞争,竟然还这么挣钱。我不是很明白。显然,品牌效应的因素是麦片行业有而航空行业没有的。这可能是个主要因素。或者麦片生产商们有共识,认为谁都不可以那么疯狂地竞争——因为如果有一个二楞子视市场占有率如命根,比如说如果我是家乐氏的老板然后我决定要抢占60%的市场占有率,我想我可以把这个市场的大部分利润都给弄没了。这个过程中我可能会把家乐氏给毁掉。但是我想我还是可以做到(占据市场以及消灭行业利润)。你应该有信心去颠覆那些比你资深的人,条件是他们的认知被动机导致的偏见蒙蔽了、或者被类似的心理因素明显影响了。但是在另外一些情况下,你应该认识到你也许没有什么新意可想——你最好的选择就是相信这些领域中的专家。

76,我们发现那些在生意中优胜的“系统”往往有些变量被近乎荒谬地最大化或者最小化——比如Costco的打折仓储店。

77,有些情况比坐拥大量现金无处可投更糟糕。我还记得当年缺钱的情景——我可不想回到那个时候。

78,如果你(在发出指令和诉求的时候)总是告诉他们你的原因,他们就会更好地理解你的意图,并且觉得你的想法更重要,他们也就更愿意听你的。

79,量入而出、时刻攒钱、把钱放到可以延期交税的账户里。时间长了,你就会攒出一笔财富了。这完全不需要动什么脑子。

80,我尽量远离那些不懂装懂的人。

81,我觉得先好好掌握别人已经整理好的知识才是靠谱的学习方法。我不认可那种闭门造车自己鼓捣出结果的方法。没人能那么聪明。

82,我有个熟人,他们家旁边那个房子看起来很不起眼的,但是竟然卖了1700万美元。房市价格有很极端的泡沫。

83,经验告诉我们,当机会来临的时候,如果你有足够的准备并且适时、果断、有魄力地做一些简单而合理的事情,就能奇迹般地让你致富。偶尔出现的这种机会往往赐予那些时刻准备着、一直搜寻着、并且愿意分析复杂事物的人。当机会出现的时候,你所要做的全部事情就是使用你平时谨慎耐心攒下来的弹药、大手下注在那些胜算极大的赌局上。

84,现在这个时代是以往的资本主义中没见过的。与以往相比,我们有史上最多的知识分子投身在炒卖股票和投机倒把上。许多我所见到的事情让我联想起索多玛和蛾摩拉(堕落罪恶之城)。自私、妒忌、还有各种山寨货。以前也有过这些事情,它们导致了可怕的后果。

85,我们的投资风格被称作焦点投资,意在持有十只股票、而不是一百个或者四百个。好投资不好找,所以应该集中在那些少数几个好的上,这对于我是很显而易见的事情。但是投资界98%的人都不这么想。这对我们倒是挺好的。

86,如果你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的话那是非常危险的。

87,和巴菲特一样,我有很强的致富欲望。不是因为我喜欢法拉利什么的,而是我喜欢独立。我极度渴望独立。

88,每一个有工程师思维的人看到会计准则都会想吐。

前辈abord的回帖

如果谁觉得我说的片面,或者感觉不舒服,请见谅,我写几句的目的完全是为了把我知道的一些皮毛跟大家分享一下,谁能觉得受益了,那我也没白花这个时间。

先说说我个人,2001年的时候拉着箱子跑到美国,打算重新做人。因为本科学的机械相关,实在不够努力,完全因为实在对自己的专业没兴趣。毕业后中科院混了一年,坚决决定转行计算机,还好英语不错,最后混了美国大学全奖,在美国很痛苦的读完了IE的Master,中途幸福的转到CE读PhD。转眼到了2005,也生了娃儿,缺钱啊,找工作吧。那个时候其实还是很迷惘的,拼命学了两年编程,觉得只有去了Google才能体现自己的价值,也拿到了Google的面试,而且成功混到最后一轮面试,所以免费的去了纽约一趟,还住了纽约很贵的酒店,免费,农村人进城就是高兴啊,还免费,那个高兴。

我幸运的是,在真的有了想法要找工作的时候,有高人指点,可以去华尔街做Quant。可是当我看了那些面试题,我崩溃了,都不会阿。还好那个时候实验室没事,文章也攒的差不多毕业,就每天10个小时图书馆准备面试,就这样拼命准备了6个月的华尔街面试。 简历改了一遍又一遍,忐忑的发给了猎头。咱那个时候土阿,很多猎头打电话阿,高兴的要命,后来发现,猎头那就是例行公事,真的面试有没有,是另外一回事了。我现在还记得,一共有6个面试机会,有JP Morgan,有IB,还有RT,另外几个是啥忘了,就记得6个。JP第一轮被问了几个Conditional P的问题,我就晕了,RT是几个编程的问题,我完全不知道答案,开始信心崩溃,这些电话面试都没过就被砍了。 后来IB给了On site,信心回来了,其间一个小的hedge fund给了我on site,需要自费去面试,当时穷啊,还是咬牙买了机票去面试,结果在那里呆了7个小时,出来的时候脚都发飘。 就这么折腾了三个月,结果一个offer都没。当我快绝望的时候,那个小的hedge fund跟我说,要我了,当时我还记得,这不是做梦吧。

后来我在那个小的hedge fund干了4年,那个fund在08年成了整个华尔街当年最成功的CTA fund之一。后来09年想换个地方了,就换到了一个大的fund(算是当今最好的hedge fund之一吧)当PM,我清楚地记得,整个面试和谈判一共花了6个月,这样一干就是三年多。

我当年2005-2006年找工作的时候,那个时候没有特别多的MFE的那些program,现在大家去瞧瞧,美国哪个学校没有MFE啊,而且现在越来越多中国年轻人为了短平快的找工作,都自费去读那些专业。其实我们行内的都了解,读那些的基础不是特别好,开始可能就业比较容易,因为工作职位多阿,竞争也少,可是这些年积累下来,再加上那么多的MFE毕业生,街上的工作形势又那么差,所以很多MFE找不到好工作也是正常。不过比较Solid的PhD还是很容易在街上找到工作的。

大家没发现今年开始,很多量化的职位在中国?说明这个行业就要开始火了,不过能持续多久,俺可是不知道。

下面我就谈一些我对这个buy side quant招聘的了解,还有一些对想从事这个行业的同学的建议,不管对不对,轻拍吧。我这些年,一直在buy side,对sell side稍微有些了解,但是不敢瞎说,以免误人子弟。我还是说说buy side。

街上的buy side quant分类很多,这跟每个所在的team特点有关系。但是我觉得,只要你对quant trading有很强烈的兴趣,愿意把这个当作将来的职业,那么谁都有机会,尤其现在整个市场呈现朝阳产业的形势的时候。我共事过的的同事,有的是哥大本科学德国文学,有的是MIT物理,有的是三流大学学什么哲学的,照样这样干的都挺欢的,别气乃,只要热爱,就有机会。 不过实事求是,我面试了国内很多顶尖大学的学生,其中也不少奥赛金牌,别的不说,很多人的那个简历让我看得生气,最少你把简历搞得像样吧,随便扔一简历过来,我看都不看直接删,不是别的,这是态度问题。还有就是太多学生不注意细节,我打开信箱一看,有什么“风中之神”,“杀手本色”发给我的求职简历,你说我上来怎么想?

我跟大家说说我们作为招聘者,都关心啥

1)态度,要能咬牙坚持,虚心的拿出几年的时间来学习。有的高校的优秀学生,说话那态度觉得自己是什么baidu, google随便挑的。我想说的是,你申请工作,就要虚心,就冲那种目光无人的态度,你再强都没用。

2)数学基础很重要,但不是说你啥都会。比如我到现在不知道Black S怎么算,也不碍事。可是你得有一项专长吧,要末统计,要末工程数学,要末machine learning啥的,咋也得有一强项。

3)我是编程控,面试的时候,如果觉得你编程太差,直接砍,但是我个人认为编程是个最好提高的能力,只要你肯每天编几个小时,不出1年,就算水平很好。至于用什么语言,你得最少有一项非常强吧。

关于尤文

关于尤文

尤文这赛季常态是以的布冯/基耶利尼,博努奇,巴尔扎利/阿萨莫阿,酱油马,皮尔洛,比达尔,利希施泰纳/乔文科,武齐尼奇的352开场。博格巴,马特里,夸利亚雷拉,卡塞雷斯,佩鲁索,帕多因等人替补。有时会调整成442,以及有点接近2323的433(霸气外露)。

说点零碎的个人感觉:

博努奇:后场出球点。要掐。

巴尔扎利:在德甲一塌糊涂但回尤文之后状态大红,俨然世界第一中卫,希望里贝里等人面对他时能够带入德甲节奏。

替补中卫佩鲁索,了解不多,似乎爱较劲。

利希施泰纳:攻守平衡的右后卫,现在更多时间是右中场,强壮快速,好像下底很NB……

博格巴:被替换上场时最常出现在左前卫,也就是说与最有可能与罗本对位的人应该是他(罗本上时个人希望是下TK,穆勒移中间)。这算是个不错的消息,一是博格巴本质上是个有技术的后腰,但对边路来讲速度还是慢了些,以及随着比赛进程的深入他有逐渐狂躁的可能;二是在那个叫米格尔的葡萄牙胖子边卫堕落之后,目测对面的卡塞雷斯应该是单防罗本最成功的人。

比达尔:熟人。到尤文之后又!涨!球!了!(尼玛啊),有罗比尼奥式单车后抽射,也有皮耶罗式助攻皮耶罗,小组赛对车子还有一瘸一拐地远射破门……兑子帝作用不减,依旧强硬得一比,疑似世界第一六边形。感觉上出于分担皮尔洛压力,这赛季持球时间开始增多(酱油马同)。

酱油马:全能快速,斗志旺盛,非常威武的跑动能力、后插上,以及令人瞠目结舌的混乱中处理“散球”的能力,盘带拼抢的电光石火中常能踉踉跄跄地将球送出。大场面球员。

武齐尼奇,世界足坛内最妖异的前锋,除了他自己谁都不知道他下一步要怎样处理球,你仁小心吧……

乔文科,虽然被骂得挺厉害,但大约是尤文队中兼具创造者和终结者属性的第一人。但对你仁有失败记忆。

马特里:硬桥硬马的冲击型前锋,身高不高但能做支点。风格比较直白,射门好像爱打远角?看好他和武齐尼奇首发。

夸利亚雷拉:非典型前锋,神仙球大师。替补上场效率佳,首发一般。

 

双方优劣与胜负手

你仁优势:边路有绝对强点,中锋位置强。
你仁劣势:阵型固定,攻防分工太明显,中场砍将少。中卫。
尤文优势:阵容厚稳,阵型多变,能跑,远射。布冯。
尤文劣势:前锋时灵时不灵。虽在分散球权,但还算单大脑。突击手少。
心理上算双方扯平吧,你仁有客场4比1,对面有去年半决赛。

从这赛季来看,尤文似乎非常注重对场地的覆盖(上赛季你仁和勒夫的国家队也这样),但为了保持阵型紧凑使用352,这更需要球员有超强的体能来支持。尤文队员再能跑也是人,所以机会应该出现在下半场中段,就看你仁能否充分发挥绝对强点的优势,抓住机会。

胜负手在小古/哈马和对面比达尔+酱油马。
这两个回合的淘汰赛,还是拼中场,受制于你仁小猪TK速度太慢,这对古斯塔沃或者马丁内斯是最大的考验。
希望在由攻转守时TK能压迫皮尔洛,蛮族死掐博努奇。
对面MVP组合是一个大脑两个打手(或者算一个半),而且两个打手都能出球;你仁是两个出球点一个打手,而且如果第二回合上哈马那只能算半个打手。
第一回合马丁内斯停赛,换都没什么可换(寂寞再议……),古斯塔沃基本上独力承担正面对抗比达尔+酱油马的任务,求爆发!

你仁前锋排位

这两回合,个人的你仁前锋排位是蛮族、皮萨罗、麦子。个人感觉麦子这种踢球正统的前锋对意大利国家队中卫组合效果堪忧;蛮族头球更好,速度稍快,有时更直白凌厉,效果可能不错;而皮萨罗作为南美老枪,速度虽慢,但其优势在于脚下有活,有球状态下能够单干,以及多少异于欧洲前锋的射门选择(06-07客场2比0国米在贴身干扰下打反角,这种球麦子和蛮族应该都踢不出来)。

其他

和之前的阿森纳一样,我认为尤文是个好对手。好对手的意思是,如果能过了这关,对未来可能有临场感觉和经验上的帮助。我一直认为,经过上赛季的安联饮恨,你仁球员心中埋了个药引,不知什么时候会发作。没个大半年根本走不出来。这赛季联赛竟然一路顺风顺水到现在,很难相信这是好事。上轮第二回合憋屈输球很及时,踉跄了一遭,多少会强大点。对尤文是第二重考验,对面是八强中最成熟老练的球队。无论形势好坏,希望你仁大爷们不要回想,相信自己,咬牙向前。如果你仁能在这180分钟或者更多的漫长恶战中咬牙胜出,就说明真的有资格再争夺冠军。

你若不相信自己会赢,怎么可能赢。

讣告

我的母亲张新芝因肺部感染,于今晨2时20分在北京306医院仙逝,享年60岁。

走时我在身边,母亲平静安稳。

母亲于2012年11月11日病重入院,翌日被确诊为多发性骨髓瘤,两个月来肺部深度感染始终未能完全消退,同时伴随病理性骨折与肾功能损伤,高烧不退。

母亲是个善良、坚强、优秀的人,1952年9月24日出生于黑龙江哈尔滨市,青少年时期经历上山下乡,在北大荒红星农场工作数年。1975年被保送入北京大学中文系学习,79年毕业后即进入中国作家协会诗刊社工作,2012年9月退休。

在此对所有支持和帮助过母亲的人致谢,同时还要感谢医生、护士和朋友们的帮助。谢谢。

亲爱的老妈,一路走好,儿子所幸,得以在生命中长久地拥有过您。与您度过的每一天,儿子都会永远铭记于心。

前辈afuafu的回帖

本人是统计物理出身的,所以可能立足点跟大伙不太一样,我觉得程序化交易本质上就是研究金融时间序列,然后编程实现。对于金融时间序列,我觉得有几点必须要说的:

一,首先肯定不是布朗运动过程(数学上的维纳过程),所以那些什么马尔可夫的方法用来交易会害死人的。当然有个好的地方,鞅过程的假设也不成立,所以会存在套利空间。

二,在高频的情况下,时间序列是长关联的,所以近独立关联的方法,或者说概率论那套思想基本上也不好用。

三,在此基础上中心极限是不适用的,所以什么大数定理啊,正态分布等等假设如果要用来交易肯定是错的,小概率事件远比中心极限里面的概率大,现在常常有所谓的肥尾分布提法。

四,平均值和方差是波动的,所以这个时间序列不是平稳的。虽然GARCH可以描述非平稳情况,但是并不是从动力学出发,过于维像,当然结果也不是那么可靠。特别是无法解释后面要提到的这两点。

五,金融时间序列的统计性质在不同尺度上有一定的相似性,但是并不一致,最明显的就是价格波动分布在不同时间间隔下都不一致。所以分析的时候一定要注意,原则上不同时间尺度的规律是不一样的。

补充非常重要的第六点、如果把价格当作位置(经常还取对数),那么价格的变化率就是速度。我们很容易看到,实际上时间尺度越小,速度越大,但是价格变化幅度是变小的。简单来讲,金融时间序列的速度是处处发散的,但又是处处可积的。由于这个性质存在,所以试图用拟合(经济上称为回归)的思想来作预测实际上是行不通的。例如:采用傅里叶展开的方法,有限元分析,多重神经网络等等。

经常看到研究金融时间序列的同行们存在以上的误区,把一些假设当成自然而然的定律。当然现在我所知道的过程方法都没法模拟出完全满足上面提到的统计性质的时间序列。我也是刚入行不久,懂得也不多,希望大家多加探讨。

程序方面,我认为最终是要完全程序化交易的,所以平台非常重要。外汇方面,mt4做得很好。国内的期货方面有几个平台,如开拓者,文华,但是感觉很不完善。国内股票没看过公开的平台,当然t+1单向也不太适合程序化交易。

拜仁与托马斯-穆勒续约至2017年

mueller_fcb_191212穆勒续约了!在圣诞节到来之前,拜仁为全体球迷送上一份大礼,他们和自己的青训球员托马斯-穆勒正式续约到2017年。

穆勒本周三在拜仁总部塞贝纳大街和球队正式进行签约,将原本在2015年到期的合同延长到2017年6月30日。拜仁主席鲁梅尼格说:“穆勒是土生土长的慕尼黑人,他在这里接受教育,在这里成为职业球员。可以延长将与他的合同延长到2017年,我们感到非常高兴。对拜仁来说,这证明了托马斯在我们心中有多重要。”

自2000年加盟拜仁青训以来,穆勒已经在这里度过了12年,并在2008年他正式踏上德甲的舞台。今年23岁的让已经代表拜仁和德国国家队出场多年,并且在本赛季至今25次出场中打进13球送出8次助攻。

来源:[拜仁官网]

前辈xinzaitiao的回帖

芒格说过:“我不会为了省5美分,就去买我不熟悉的口香糖,毕竟嘴巴是个私密性很高的地方”,所以他投资了绿箭。同样的道理发生在宝洁等个消品。

投资是种理念也是种经验,市场整体估值下降,牛股还在不断创历史新高,a股尤为明显。说实话,真正基本面好转的股票都没怎么跌,你看看今年的电力板块,充分收益于煤价下跌。去年几只进入电力的基金,今年这块50%收益不止。同样的事情在很多板块发生的,我看的歌尔声学,08年到现在何止10倍涨幅啊,还在不断创新高,这个行业真是产业链条上最受益智能手机大发展的细分行业,熊市一把啥都检验出来了。

你看看阳光私募今年还有+15%收益的品种。

还是芒格说的,你的性格如果把“把学习当成娱乐而不是工作,这会为你带来优势”。如果你的特质和他不一样,就必须找到适合你自己的思维方式。他86岁还会去研究比亚迪的新能源电池,向王传福讨教好的中国公司的模式。

你把学习投资思维当做乐趣而不是工作,把研究公司当做自己知识面的扩张而不是赚钱的压力,其实无论多低迷的市场,金融研究都是份不错的工作。

这也是我周五通宵,周六一天兴致勃勃研究以前完全没有涉及的,声电领域“主要技术指标含义和产品设计难点”的原因,我希望通过研究完这个公司,我能至少成为这个领域能跟技术专家对得上话的人,而不仅仅是几个金融模型和宏观趋势去DCF一下未来这个公司的估值。

中国第一拜仁球迷,陶指导,走好

“我还是,支持拜仁慕尼黑。”

——陶伟,北京时间2010年4月9日凌晨曼联3比0领先拜仁

这句话之所以被众多拜仁球迷所津津乐道,不是因为那场比赛的结果,更不是因为您顶着滔滔不绝的“解说嘉宾公然表明自己倾向”骂名还满不在乎的不吝,而仅仅是那一份自然流露出的、甚至有点可笑的对自己所支持球队的坚定。

于是五秒钟之后,奥利奇踉跄地扛到费迪南德,小角度低射扳回一球。

在欧洲,足球转播的配备都是一个解说员和一个嘉宾,谁主持串场谁解析评论分工明确。但在我朝在央视,德甲解说员对足球理解太过肤浅(而且随时可能自己把自己逗笑了还不能自已),最近七八年来(请原谅我不能准确回忆起您第一次出现在央视的时间),能让我们坚持看下去的,其实只有您而已。“这段时间踢得不好,中路拿不了球转不了身,两个后腰不敢出来接球,你看着他们是在跑动,但实际上自己心里并不希望接到球”这种解析,在准足球荒漠的天朝,直播中能说出来肯说出来,实属不易。虽然我跟我妈都嫌您话多又不够精确,还有点车轱辘话来回说,但其实还是希望能听到您的声音,因为每个周末能听着顺当的点评,看着喜欢的球队,已经是非常奢侈的事。甚至德甲转播前给演播室几个镜头,有时我妈还特意凑过来看一眼,说一句“你别说,陶伟还真显得年轻,你看这头发弄得……他以前跟吕丽萍是两口子你知道么”……

所以我现在心里抱有愧疚,因我多数时候都去下英语德语甚至俄语的全场录像,以至于刚才得知这个消息,竟不能从硬盘出马上翻出C5的两年前那场欧冠淘汰赛。

所以在这,我愿写点字给您,不为别的,就为您曾经陪伴了一代球迷,为天朝足球做的事。谢谢。

中国第一拜仁球迷,最专业又真实的解说嘉宾,陶指导,一路走好。

我这个粗糙的人呐

准备上几大财经网站撸它们的个股概念集,发现直接urlread结果中保存的格式是字符串,所以中文字符都是”?”。结果网上一搜,看别人的办法发现其实以前遇到过还照着改了……(你这是要有多糙

所以还是记在这吧。

其实简单得要命。下面开工修理urlread()函数,让它能够正常搞中文网页(版本2012a)。在Matlab中输入 edit urlread打开函数代码文件。

1.修改第一行的函数定义,本来是三个参数,在最后添加一个。

我修改后是这样:function [output,status] = urlread(urlChar,method,params,codingrule)

然后在下面加个循环

if nargin<4; codingrule=’UTF-8′; end

作用是与修改前的函数调用语法兼容。

2.修改参数数量检验语句,narginchk(1,3)改成narginchk(1,4)。

3.修改文件尾部的数据转换语句:

output = native2unicode(typecast(byteArrayOutputStream.toByteArray’,’uint8′),’UTF-8′);

用codingrule替换’UTF-8′,单引号也一并替换。

然后就行了,调用语句[sourcefile,status]=urlread(‘http://sina.com.cn’,’get’,”,’GBK’);

这样保存的字符串就有中文了。

好好学习努力工作,不然以后没饭吃。

前辈cyberboy的回帖

第一:需要先细化自己的目标,不要野心太大追逐圣杯和永动机,能够找到一个某些时空下可以有效工作地东西就可以偷笑了;全天候无差别攻击的飞行器不是地球人现阶段需要考虑的发展方向,你能找到一个三不管海域,想出AK47+快艇狼群战术就是福至心灵了。

第二:补习一下模型选择,不要扔到锅里就是菜,拿一大堆名字很酷的算法,你得知道各模型的优缺点,什么时候该用什么模型。个人认为最简单的kNN和NaiveBayesian以及规则推导(C4.5?不清楚现在版本)是最好用的,比很酷的向量机神经网络遗传退火蚂蚁什么都靠谱,而且这几个算法其实可以化生出绝大多数的算法了。

第三:重视Feature Engineering/Selection, 诚如Kanlee所责,光拿价格数据是不够的,加上更多的数据维度会有帮助,比如成交量,比如基本面数据,比如市场新闻,比如内部人行为,但也不是他所说完全没用,纯技术派某些市场某些产品某些时空可以称霸。安乐先生看见只鸟都可以知道南人北相,但在那之前你得有几十年的广博经验阅历打底。个人认为这块的投入资源应该远远超过其他所有的部分。

第四:你的评价函数和测试培训过程需要大幅度改变,应用一下主流基金评价体系比如风险调整后回报/最大回撤之类的会更好,其次不要用单一的数据划分去培训,我建议把时间序列数据作若干次随机划分,每次假定一个/两个划分时间点,之前数据训练,之后数据用于测试,有可能分成三段数据,加上Tunning会更好,综合若干次(总得百次以上才有意义)。

第五:确定你的战场。很多金工爱好者选国内期指,可以是一个方向,但是一个拥挤窄小的水潭,你们的资金也根本无法承受几张期货的涨跌,根本无法有效实盘作战。建议你们眼光放宽点,海外的标普/恒生/黄金/国债/石油都是非常好的品种,接近24小时交易的同时,大多有mini期货,可以让你的交易粒度更细,多玩几轮再死。另外一个能适应多个产品多个市场的模型/系统,适应性鲁棒性显然不用说,overfitting的可能大幅度降低。

第六:不要急着追逐成功,多输钱是好事,试着把所有能输钱的方式都试一次,离赢钱就不远了。在市场上生存下去远比输赢重要,明白这一点,可能有助于你解决第一个问题。

第七;给Kanlee这样的学院派或者经济学/基本面信徒,宇宙很大,大家各有各的生存方式,各有各的角度,没有谁能穷尽这个市场或者找到永远正确的整理,适者生存不断进化才是王道。定价是很重要,基本功,不过价位什么必须得定呢?经济学和书本上的东西有太多假设,实际金融市场是暗夜森林,弱肉强食。如果从数量上说,我相信目前市场上大多数东西是被人操纵定价多过市场定价或者基本面决定,别跟我说长期。让我推举金融学者这若干年值得学的东西,我的排序是Position Sizing/行为金融学/博弈论;我只相信超级大亨们的经济学,学院和政府食客的经济学,甚至主要国家的主要政客,绝大多数混口饭吃。你的身家说明你的经济学功底,这就是我的经济学评价函数,你觉得呢?

Pages: 1 2 3 4 5 Next